163健康
> 健身

自从撞破表嫂尴尬事,每晚她都要我……

  眼下刚入冬,就有人偷狗进补了,前几天,黄支书家的那条大黑狗被偷狗贼张大雕射了一针,岂料,那条大黑狗居然没死,只是神经错乱疯掉了而已。

  说起来,这张大雕是个21岁的无业青年,外表倒也高大英俊,可村里人都知道,这丫的小时候非常聪明,可后来得了一场病,脑子就出了问题,变成了彻头彻尾的二百五。

  这不,刚一入夜,张大雕又拎着注射枪潜伏在黄支书家的屋后竹林里,等待那条大黑狗的出现。

  这时候,屋檐下的后门忽然打开了,只见一个20来岁,长发披肩,身材凹凸有致的女孩裹着风衣走了出来,她顺手带上后门,手里的手机还不时的发出QQ聊天的滴滴声。

  因为彼此的距离只有一道坡坎,从上往下看,也就四、五米左右,在手机屏幕的映照下,张大雕终于看清了那张精致的清水脸,心肝没来由一跳!

“这不是黄支书的美貌千金黄蕾吗?你个仙人板板,她风衣里难道是真空的,要不怎会顶起两个至高点,还颤巍巍的,好大,好挺,好诱人啊,世上怎会有如此尤物……不对,她怎么满脸羞红,还鬼鬼祟祟的?”

  在张大雕印象里,黄蕾总是以鼻孔看人,一副冷艳孤高的模样,像现在这种表情,那是做梦都没想过会出现在她脸上。

  紧接着,黄蕾躲躲闪闪的进了竹林,好像要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。

  这可把张大雕吓坏了,急忙缩身在竹林边缘的柴垛后面,借着黑暗的掩护,探头窥视黄蕾的一举一动。

“我要是拍那个羞人的部位给你看,你就让我当计生专干吗?”黄蕾背靠着柴垛,一边语音一边警惕着坡坎下,又道,“可这竹林里太黑了,我要调试一下闪光灯,等会啊!”

  说着,她开始调试起来,之后脸红气喘的转身面向柴垛,把摄像头对准自己,一只手则拉开宽松的风衣……

  柴垛后面的张大雕不由得伸长了脖子,盯睛一看,顿时如遭雷击。

  果然,黄蕾的风衣里不着寸缕,但却用洁白细长的呢绒绳一卷又一圈的捆绑着细嫩的身体。

  那一条条的绳子几乎都勒进肉里去了,尤其是那对大白兔,绳子在上面缠绕一圈后再用力勒紧,使得大白兔暴突出来,好像随时要爆炸一般,难怪在风衣外面都能看清形状!

  还有那河道的部位,也是用绳子密密麻麻的勒紧遮挡,但一些水草却从绳子的缝隙中长了出来,在手机屏幕的映照下,闪烁着诱人的光泽

“你个仙人板板,老子也要爆炸了!”这一刻,张大雕感觉小腹里有团火在燃烧,热得鼻血都冲出来了!

  而黄蕾正准备拍照的时候,忽然发现手机后面多了一张龌龊的脸,顿时就炸毛了。

  那一刻,她想到的不是惊叫,也不是逃跑,而在心里呼天抢地的喊:“张大雕,是张大雕!完了完了,这下完蛋了,我的秘密全被他发现了,怎么办,怎么办啊!”

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她才用干巴巴的嗓音颤声道:“你……你怎么在这儿,你想干什么?”

  张大雕眼睛里全是那暴突的部位,根本就没听见黄蕾说什么。

“啊呀!”

  黄蕾慌忙掩上风衣,压抑着声音,气急败坏道:“臭不要脸的,你还看!”

  嘎巴!

  张大雕终于合上了下巴,这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事儿,顿时面无人色,结结巴巴支支吾吾道:“鹅…鹅鹅鹅……曲项向天歌……不是,我只是来偷狗的,什么都没干!毛、毛大爷说我还有事,拜拜……”

  黄蕾慌了神,作为一个女孩子,这事要是传了出去,以后还怎么见人,当村支书的老爸那张脸又往哪儿搁?

  是以,她什么都顾不得了,一把拽住张大雕的手:“别走,人家还有话和你说呢!”

  张大雕长这么大,几时被女孩子拽过手啊,整个人都凌乱了。

  都是一个村的人,又同在一个生产队,黄蕾自然知道张大雕是什么德行,就软语哄骗道:“大雕哥,你想不想和人家做朋友啊?”

  张大雕嗫嚅着,倒不是他不想和黄蕾做朋友,而是打脑子出问题后,老是被人愚弄,从来就没有朋友,更遑论女性朋友了。

黄蕾一咬牙,伸长了脖子吐气如兰道:“大雕哥,只要你和我做朋友,以后有什么难处都可以给我打电话,我保证会帮你。还有,人家还想让你帮我绑绳子呢!”

张大雕喉咙里发出咕噜一声响,言不由衷道:“可……可毛大爷说我没有手机……”

“早说嘛,我有一个用过的手机,走,我拿给你。”黄蕾抛了个媚眼,拉着张大雕下了斜坡,只可惜,竹林里太黑,张大雕就没看见她抛媚眼。

到了后门口,黄蕾回身耳语道:“等着啊,我进去拿手机,千万别出声哦,要不然被我老妈发现就麻烦了!”说罢溜了进去。

张大雕魂不守舍的等候着,也是他活该有此一劫吧,一条大黑狗忽然从黑暗处窜了出来,一口咬在他在腿肚子上。

“哎呀……”

慌乱间,张大雕抬起注射枪对着大黑狗扣动了扳机。

俗话说,蛇咬三世冤,狗咬对头人,这话一点不假!

那大黑狗原本就是被张大雕射了一针,现在有机会报那一针之仇,自然是死死咬住张大雕的腿肚子不放,把个张大雕痛得呲牙咧嘴,面目扭曲,可他依然牢记着黄蕾的话,不能出声,要不然就麻烦了。

针里装的是“三步倒”,顾名思义,那毒性该有多强,那条大黑狗正待疯狂死咬张大雕的腿肚子,却在几秒内毒气攻心,摇摇晃晃的跌倒在阴沟里,可它依然死咬着张大雕的腿肚子不放,绿油油的狗眼还盯着张大雕,直到瞳孔涣散……

张大雕又痛又急,费了好大的劲才掰开狗嘴,也不知是惊吓过度还是其他原因,只觉得浑身发软,脑子发晕,挣扎了几次都没能爬起来。

吱呀!

后门终于打开了,黄蕾闪身而出,当她看清张大雕的惨状后,顿时花容失色: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

“我……我被你家的狗咬了……”张大雕摇晃着脑袋,感觉精神很不集中,眼睛还有些发花。

“那可怎么办!”黄蕾慌了手脚,又怕屋里的老妈听见,急切间就想到一个好去处。

那是河湾处的一个鱼棚,位于悬崖之下,地处偏僻,道路崎岖,以前,有人喜欢在这里钓鱼,便抽空搭了这个鱼棚。

“怎么,很痛吗?”黄蕾让张大雕靠在杂乱的稻草上,忍着恶心卷起张大雕的裤脚,用手机一照,见那腿肚子有两排深深的牙印,一些紫黑色的血从牙印里冒了出来,而牙印中间的那一大块肉几乎都快被咬掉了,看上去触目惊心的。

此刻,张大雕感觉脑子里昏昏沉沉的,还浑身不得劲,伤口处更是火热麻木,倒不觉得痛,就晕晕乎乎回答道:“毛大爷说不是很痛,应该没什么大碍。”

他口中的毛大爷原本是个神神秘秘的走方郎中,十年前还教过张大雕一些医学知识,可惜后来张大雕的脑子出了毛病,把他教的东西全忘了,就只记得这么一句“毛大爷说”,从此做为口头禅。

黄蕾暗中蹙眉,担心被疯狗咬伤的人可能得狂犬病,不过也只是担心而已,毕竟,这丫的死了更好,死了就没人知道自己的秘密了。

她心里这样想着,嘴上却道:“的确不是很严重,看来信毛大爷能得永生……等下我回家拿点酒精来消个毒,再包扎一下就没事了……对了,你愿意和我做朋友吗?”

在她的打算里,万一张大雕不愿意,那就只能用些羞人的手段了,反正天知地知,你知我知,只要张大雕不说,谁又知道自己做过什么丑事?

张大雕嗫嚅着又不说话了。

黄蕾娇嗔道:“到底愿不愿意嘛,人家都把手机拿来了,你却连屁都不放一个!”

说着,她把一个精致的二手手机砸在张大雕胸膛上。

“当然想了……”张大雕被迫回了一句。

黄蕾立马道:“那你得答应我两件事,不能把今晚的事说出去!”

张大雕下意识的点了点头。

黄蕾又道:“还有,我们只能偷偷做朋友,当着别人的时候,我可不会给好脸色看,你不能生气,更不能怨恨我,能做到吗?”

张大雕委屈的嗯了一声。

黄蕾恼怒道:“你还委屈了是不是,人家又不是不补偿你!”

一听补偿二字,张大雕顿觉精神都好了许多,急忙问道:“补偿什么?”

黄蕾死咬着香唇,用豁出去的语气道:“你要是乖乖听话,人家每过一段时间就让你绑一次……”

她说到后来声音越来越小,粉脸还火辣辣的,红得像熟透的苹果。

按照她的计划,只要张大雕恋上了绑绳子,就会对自己言听计从,自然也不会把今晚的事说出去了。

张大雕口干舌燥,又流鼻血了,可嘴里却得寸进尺道:“只是做朋友吗?” 

黄蕾暴怒道:“你还想怎样?”

张大雕弱弱道:“我…我要你做我女朋友,而且是抓拿啃咬那种。”

黄蕾一脸懵逼,暗中更把牙齿咬得咯咯响,忍了又忍道:“那……那我只能偷偷的做你女朋友,不能让任何人知道。”

张大雕大喜道:“那你现在是不是要叫我老公呢?”

黄蕾气得口吐鲜血,压抑着怒火道:“我只是做你女朋友,又不是做你老婆,怎么可能叫你老公,你也太过分了!”

张大雕固执道:“毛大爷说,女朋友也要叫老公的!”

黄蕾呼呼喘气,好不容易才压下怒火道:“那也只能在没人的时候叫。”

张大雕咧嘴笑道:“现在就没人啊!”

无奈之下,黄蕾只得不甘情不愿道:“老……老公。”

张大雕乐坏了,恍恍惚惚道:“我听不清,对着我的耳朵叫。”

事实上,他的确精神恍惚了,若非有黄蕾这个大美女激励着,早就昏迷了。

黄蕾咬了咬牙,附身对着张大雕耳语道:“老公……”

“叫得这么生硬,心里是不是不愿意啊?”张大雕脑子有问题,可不代表他傻呀。

黄蕾气极,索性连声叫道:“老公,老公,老公,好老公,亲亲老公……”

不知道为什么,她叫着叫着,自己也感觉浑身发热发烫,某些地方还又酥又麻的。

张大雕终于心满意足了,有心无力的说了句:“好困啊老婆,等我睡醒了再给你绑绳子……”

之后,他迷迷糊糊的闭上了眼睛。

昏迷中,他感觉伤口处的毒素在顺着腿肚子往上蔓延,然后汇聚在海底的凸出部位,紧接着,那个部位好像被火炉包裹着一般,仿佛海绵体在分化、溶解,继而火炉变成了冰块,海绵体又在重组、固化……

当毒素改造完海绵体后,再次往上蔓延,然后围攻丘脑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丘脑里终于发出啵的一声响,好像有一个封存了千万年的东西彻底破碎了。

随即,一股磅礴的记忆涌入脑海之中,冲击得张大雕神魂颠倒,头痛欲裂。

或许过了一整夜,又或许过了千万年,张大雕终于适应了那股记忆的冲击,却发现,这股不知来自何处,又不知来自什么年代的庞大记忆居然是深奥复杂的医学知识,总共分为两个部分:

上部分是一套房中秘术,名叫《洞玄十修》,有三十六式,以及运气口诀。

记忆中说得很明白,修炼《洞玄十修》可以治疗女性的各种疾病,就算没病,也可以让女性延年益寿,而所谓的“十修”,是指修炼者的功力深浅,比如一修功力,二修功力……以此类推。当修炼到十修大圆满后,不但可以脱胎换骨、化凡为仙,还能让女性起死回生!

当然,修炼这套秘术是很复杂的,并不是简简单单的完成三十六个动作,还要按照年龄来决定动作时长,以及环境,方位,气候,季节的配合等,如此,才能起到增加功力,又治病救人的效果。

下部分则完全是医学知识,其中包括海量的特效验方,以及如何诊断病病,如何配置药物等。

必须说明的是,这些是纯粹的记忆,就好像这记忆本就属于他,只是因为投胎转世封存了起来,直到机缘巧合才彻底复苏。

这是用科学无法解释的奇遇,也是张大雕的造化,要不是他被疯狗咬伤了,又怎会被毒素改造基因,同时激活前世的记忆?

那么,前世的他到底是谁呢,莫不是那个传说中的修道圣手“洞玄子”?

终于,张大雕清醒了过来,但他却傻呆呆的望着棚顶,怎么都不相信,脑子里真有那么多莫名其妙的记忆,而且,脑子似乎也清醒了,仿佛一夜之间换了个人!

忽然,他扒开身上的稻草,起身一看,敢情天都亮了,腿上的伤也被纱布缠了起来,再解开纱布,伤口居然结疤了,用手一摁也不知道痛。

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他急忙解开皮带,拉下裤头一看,鸟枪居然变成了大炮,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,大炮里还包裹着伸缩自如的脆骨。

“介个……怎么有点像超大号的狗东西啊?”张大雕彻底惊呆了,急呼道“你个仙人板板,难道老子兽化了?”

他忙又检查身体的其他部位,却没有任何变异,一时间也想不明白原因,索性拿起黄蕾留下的手机和充电器——以前他也玩过手机,只是脑子里稀里糊涂的,根本就不知道怎么玩,但现在不同了,他的脑子终于清醒了,知道这是一款oppo手机,电池是内置的,只可惜,开机后显示无磁卡。

想到这是黄蕾用过的手机,新奇之下,神经大条的他倒也玩得不亦悦乎。

忽然,鱼棚的门开了,就见黄蕾躲躲闪闪的钻了进来。

她今天又换了套衣服,身着一件碧绿羽绒服,配以移步皮裙和丝袜高跟鞋,长发随风飘扬,清纯而不失成熟,妩媚而不失冷艳,让人一见就浑身火热。

她反手关上小木门,庆幸道:“我还以为你回家了呢!”

她之所以天一亮就赶来,是想确认一下张大雕有没有反悔,会不会把昨晚的事情说出去。

现在的张大雕也明白黄蕾为什么用绳子捆绑自己了,敢情这妞是个自虐狂。

不过,现在的张大雕忽然拥有了前世的记忆,打眼一看,就知道这妞得的是心理疾病,说得明白点,就是不健康的事情做多了,需要更出格的手段才能满足身体需求,而且,她居然还个黄花闺女,这倒是难得!

“看啥呀,傻了吗?”黄蕾娇羞的瞪了张大雕一眼。

张大雕装出傻傻的样子道:“想你了嘛!”

的确,现在的张大雕很想把黄蕾当病人,验证一下《洞玄十修》的威力。

黄蕾生硬的媚笑道:“人家也想老公了啊!”

说着,她跪坐在张大雕面前,咬着春唇道:“老公,还记得昨晚答应我的事情吗?”

张大雕盯着她的鼓胀部位,佯装糊涂道:“什么事啊?”

黄蕾娇嗔道:“就是人家做你的女朋友,你不许把昨晚的事说出去啊,你这么快就忘了?”

张大雕笑嘻嘻道:“没忘,不过,我好像记得你还要我绑绳子吧?”

黄蕾浑身一颤,紧张的拧头看了下鱼棚外,确定大清早不会有人来这边后,气息粗重道:“人……人家不就是来让你绑的啊,不过,你只能绑不能做其他的事情,否则我会生气的!”

张大雕悸动的连连点头,心里还想,光天化日之下,难道她真敢除掉衣裙?

结果,黄蕾真的除掉了羽绒服,又褪下了移步皮裙,同时从羽绒服口袋里掏出一团柔软的呢绒绳,闭着美目,死咬春唇道:“你……你想怎么绑就怎么绑吧!”

张大雕脑子里轰的一声,怎么都没想到,黄蕾的衣裙里又是真空的,并且大胆到赤城相见,这已经不是出格了,而是病态的追求!

这一刻,张大雕真的要爆炸了,血红着眼睛,开始一圈又一圈的捆绑黄蕾。

黄蕾不敢睁眼,只是在被勒紧的时候才发出畅快的鼻声,至高亢处,还迷离道,“老、老公,好老公,你手劲真大,嘶……都快被你勒爆了!”

你个仙人板板,真是变那个态了!

张大雕感觉燥热难当,终究忍无可忍,一把拉开皮带,把她死死摁在地上……

“别!”黄蕾一惊而醒,惊慌失措道,“不行啊老公,你答应过人家的,不能说话不算数啊!除了这个,我什么都答应你好吗,算我求你了!”

张大雕用力的摇晃脑袋,一时间天人交战,难以决断。

黄蕾用手堵住河道,苦苦哀求道:“老公,好老公,亲亲老公,除了这个,我真的什么都答应你,我会比女朋友更女朋友的,你就放过我吧,求你了!”

张大雕额头上的青筋一个劲的暴跳,始终无法用理智战胜邪恶。

黄蕾慌了神,忙又道:“老公老公,你听我说,只要你放过我,我今晚就带你去见一个美貌熟妇,我保证她满足你的任何需求,而且还能让你挣大钱,你难道不想挣大钱吗?”

“嗯?”张大雕暂时放弃了邪恶,汗如雨下道,“她是谁?”

黄蕾生怕张大雕继续侵略,急忙道:“我不能说出她的名字,反正到时候你就知道了,我保证没骗你,我要是骗了你,你想怎样侵略我都行,我绝不反抗!”

张大雕有些心动,若真有个熟妇愿意满足自己的需求,那倒是可以趁机用她来修炼《洞玄十修》,便恋恋不舍的起身道:“可我现在要爆炸了,总不能就这么算了吧?”

“我的妈呀,你这是啥玩意啊!”黄蕾盯着张大雕的变异部位,那是又惊又怕呀。

“我的名字就叫大雕嘛。”张大雕一脸尴尬,心里也很郁闷,这个变异得也太厉害了,难怪吓坏黄花闺女,可这能怪我么,要怪也该怪那条大黑狗!

心慌意乱的黄蕾迟疑了半天,最终鼓足勇气,羞红了脸道,“那,那你进前一点……”

受微信篇幅尺度所限,想看未删减版猛戳下方“阅读原文”看后续情节

↓↓↓

信息评论
热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