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3健康
> 中医

眩晕困人无数,名中医破解眩晕“迷魂阵”!

↑ 点击上方“悦读中医”关注我们


小编导读

现实生活中,不少人经历过头晕眼花、天旋地转像神仙的感觉,有的人可能是偶尔的一次,不以为然,但有的人却是整日都过着这种神仙般的日子!眩晕让人沉浸于神仙生活,但这种神仙生活却让人很是难受,该如何破解眩晕的迷魂阵?且让名医刘玉洁教授来指路!


眩晕是临床常见症状,眩是指眼花或眼前发黑,晕是指头晕甚或感觉自身或外界景物旋转,二者常同时并见,故统称为“眩晕”。轻者闭目即止;重者如坐车船,旋转不定,不能站立,或伴有恶心、呕吐、汗出,甚则昏倒等症状。刘玉洁主任辨治眩晕有如下特点。

一、化痰定眩法


此法适用于痰浊中阻之眩晕。朱丹溪云“无痰不作眩”。肥胖气虚,嗜食肥甘,长期饮酒之人,阳明脉虚,运化无力,湿困脾土, 中阳不申,再加愁烦之忧,则厥阴气逆,风痰上扰,阻遏清阳之路,清阳失位,发为眩晕。症见:眩晕,头重如蒙,面色晦暗,肢体倦怠重滞,夜卧不安,或少食多寐,心中懊恼,愠愠欲吐,食后作胀,口中黏腻,舌胖苔腻,脉弦滑。治以化痰息风,健脾和胃。方用半夏白术天麻汤加味:半夏、白术、陈皮各10g,天麻、茯苓、僵蚕、地龙、川牛膝、泽泻各15g,钩藤18g (后下),葛根24g,炙甘草6g。若痰湿较重,方用温胆汤合泽泻汤加天麻、僵蚕、葛根,地龙,化痰健脾,息风通络。

二、息风潜阳定眩法


此法适用于肝阳上扰之眩晕。《素问》有“风火皆属阳,多为兼化,阳主乎动,两动相搏,则为之旋转”。本型多见于情绪激动的高血压患者,病由肝阳上亢、上扰清空所致。症见:眩晕耳鸣,头痛且胀,心烦易怒,口干口苦,面红目赤,舌质红,苔黄,脉弦。治以平肝潜阳,滋养肝肾。主方天麻钩藤饮加减:天麻、菊花、川牛膝、僵蚕、益母草、桑寄生、地龙各15g,钩藤18g (后下),夜交藤、生龙骨、生牡蛎、石决明各30g,黄芩、焦山栀各10g。本证本虚标实居多,故治疗不宜过分滋腻峻补。本方为平肝降逆之剂,以天麻、钩藤、石决明平肝祛风降逆为主,辅以清降之焦山栀、黄芩,活血之牛膝、益母草、地龙、僵蚕,滋补肝肾之桑寄生等,滋肾平肝之逆;并辅以夜交藤、生龙骨、生牡蛎以镇静安神,缓其失眠,故为用于肝厥头痛、眩晕、失眠之良剂。

三、益气升阳定眩法


此法适用于中气不足、清阳不升之眩晕。《灵枢·口问》载“故上气不足,脑为之不满,耳为之苦鸣,头为之苦倾,目为之眩”。本型多见于久病或中老年患者,病由劳倦过度或病后体弱,中气亏虚, 清阳不升,脑窍失养所致。症见:头晕,劳则加重,神疲乏力,气短,纳呆食少,舌淡,舌苔薄白,脉虚弱。治以补中益气,助升清阳。主方益气聪明汤加减:黄芪30g,党参20g,蔓荆子、川牛膝、僵蚕、地龙、天麻各15g,升麻、炙甘草各6g,葛根24g,黄柏、白芍各10g。益气聪明汤出自李东垣的《世医得效方》,用于中气不足、清阳不升并兼心火旺盛之眩晕,方中人参、黄芪、甘草甘温益气健脾;葛根、炙升麻轻扬升发以鼓舞胃气上行;白芍酸寒养阴柔肝,配黄柏既可泻火坚阴,又防葛根、升麻升发太过;蔓荆子清利头目,善治头沉昏闷。诸药合用,则中气充足,清阳上升,浊阴得降,九窍通利,耳聪目明。

四、柔肝息风定眩法


此法适用于肝肾阴虚、风阳上扰之眩晕。肝藏血,主疏泄,体阴而用阳,肝之阳所以潜藏,肝风所以息宁,“全赖肾水以涵之,血液以濡之,肺金清肃下降之令以平之,中宫敦阜之气以培之,则刚劲之质,得为柔和之体,随其条达畅茂之性,何病之有” (《临证指南医案·肝风门》)?若年老体衰,阴气自半,加之起居失宜,而致肝肾阴虚,水不涵木,木少滋荣,风阳上干,症见头晕,腰膝酸软,脑转耳鸣,头重脚轻,甚则舌强肢麻,时时欲仆,舌质红少苔,脉弦细,两尺脉虚弱或浮大无力。治以养血柔肝息风。自拟柔肝息风通络汤:当归10g,白芍10g,枸杞子15g,菊花30g,天麻15g,钩藤18g (后下),葛根24g,川牛膝15g,桑叶30g,生龙骨30g,生牡蛎30g。方中当归、白芍、枸杞子、菊花养阴柔肝,天麻、桑叶、钩藤平肝祛风,葛根、川牛膝通络解痉、舒缓经脉,生龙骨、生牡蛎平肝潜阳。

五、和枢机定眩法


此法适用于少阳枢机不利之眩晕。《伤寒论·辨少阳病脉证并治》谓:“三者能开能阖,开之可见,阖之不见,恰合为枢机之象。苦、干、眩者,皆相火上走空窍而为病,风寒杂病咸有之,所以为少阳一经总纲也。”忧郁恼怒太过,肝失条达,肝气郁结,气郁化火,厥阴与少阳互为表里,少阳枢机不利,肝胆郁火循经上扰清窍,发为眩晕。正如《类证治裁·眩晕》所言:“良由肝胆乃风木之脏,相火内寄,其性主动主升;或由身心过动,或由情志郁勃……以致目昏耳鸣,震眩不定。”症见:头晕,并见胸闷烦惊,心悸,逆气上冲,卧起不安,口苦,脉弦紧。治以和枢机,畅三焦。主方柴胡加龙骨牡蛎汤加减:柴胡10g,清半夏10g,黄芩10g,党参10g,茯苓15g,生龙骨30g,生牡蛎30g,熟大黄6g,桂枝6g,葛根24g,川牛膝15g,天麻15g,钩藤18g (后下)。柴胡加龙骨牡蛎汤出自张仲景《伤寒论》,此方方中有方,既有小柴胡汤的疏肝胆、调枢机,又有小建中汤助脾温阳,还有二陈汤的辛温散痰湿;方中有药,龙骨、牡蛎潜阳镇摄,大黄苦降通便,诸药合而用之,则清气得升,浊气得降,三焦通利。肝气得舒,眩晕自平。

六、临床思辨特点
1
辨证的基础上标本兼治

眩晕的发生病因有饮食不节、情志不遂、体虚年高等多种因素,病变部位主要在清窍,病变脏腑与肝、脾、肾三脏有关。多属本虚或本虚标实之证,常见病证有肝阳上亢、痰浊中阻、中气不足、肝肾阴虚、肝胆火郁枢机不利五种辨证分型,各证候之间又常可出现转化,或不同证候相兼出现。如肝阳上亢可兼肝肾阴虚,气血亏虚可夹痰浊中阻等。针对各证候不同,治疗可根据标本缓急分别采取平肝、息风、潜阳、清火、化痰等法以治其标,补益气血、滋补肝肾等法以治其本。

2
眩晕多从肝论治

经曰:“诸风掉眩,皆属于肝。”肝木旺,风气甚,则头目眩晕,故眩晕与肝关系最密切。其病位主要在肝,但由于体质因素及病机演变的不同,可表现为肝阳上亢、内风上旋、水不涵木、虚阳上扰、阴血不足、血虚生风、肝郁化火、火性炎上等不同的证候。因此,临证之时,当根据病机的异同择用平肝、柔肝、养肝、疏肝、清肝诸法。治疗上多用天麻钩藤饮平肝,自拟柔肝息风汤柔肝,逍遥散养肝、疏肝,柴胡加龙骨牡蛎汤清肝利胆、和枢机。另外在临证中,多加天麻、钩藤、僵蚕、地龙、葛根、川牛膝平肝息风,活血舒筋通络,体现了眩晕从肝论治的思想。

温馨提示

继获得首届“大众喜爱的50个阅读微信公众号”之后,悦读中医微信今年再次顺利入围第二届“大众喜爱的50个阅读微信公众号”,经过首轮筛选,悦读中医微信从4000多个公众号中脱颖而出,进入了网络投票环节!今天是投票的最后一天啦,作为悦读中医微信大家庭的一员,请您动动手指,为悦读中医微信投上一票吧!

投票方法:长按二维码或点击阅读原文,进入投票界面,点击投他一票即可!

ps投票并转发至朋友圈或微信群,截图发送至悦读中医微信后台有机会获得精美图书一本哟!每天都有赠送

版权声明

本文选自《刘玉洁临证心悟》(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出版,刘玉洁、张军、王清贤主编),最终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。由悦读中医(微信号ydzhongyi)推荐发表,封面图片源于网络。未经授权,请勿转载! 

戳原文,进入投票页!
信息评论
热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