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3健康
> 健康

【争鸣】二次议价能放开吗?

2月9日,国务院办公厅发布《关于进一步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的若干意见》(国办发〔2017〕13号),这一涉及药品自研发审批、生产、流通和使用全部环节的药品新政,尽管在开年之初下发,仍被市场和业界普遍认为将成为2017年最重要、影响最深远的文件。

 

也正因影响深远,自文件下发一周以来,业界对政策的各层面解读不断,其中不乏观点碰撞,赛柏蓝特刊录一篇不同论点来稿,欢迎观点争鸣,文章共赏,疑义相析。

 

来源:赛柏蓝    作者:江边鸟


国务院办公厅公布了《关于进一步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的若干意见》,推出了许多促进医药行业发展的措施,也得到了社会的诸多评论。我对赛柏蓝此前文章《国务院发文!医院药品“二次议价”大放开》(点击查看)的评论有不同看法,与作者观沧海商榷。

 

评论的依据是国办文件中的一句话:“在全面推行医保支付方式改革或已制定医保药品支付标准的地区,允许公立医院在省级药品集中采购平台(省级公共资源交易平台)上联合带量、带预算采购。”

 

评论认为,允许医院“联合带量、带预算采购”,相当于赋予了各地医院可以名正言顺地进行药品采购自主议价,即通常所称的二次议价的合法权利。所以,得出结论:这条规定放开了以前“禁止医院采购药品二次议价”的禁令。

 

国办文件的部门实施细则还没有出来,是不是这样理解、贯彻,尚待观察,我这里只就理论上做一个探讨。


从文理上分析

 

“允许公立医院在省级药品集中采购平台(省级公共资源交易平台)上联合带量、带预算采购”这句话明确了几点:


一是认可了省级药品集中采购平台在药品集中采购中所起的作用;


二是允许医院可以直接在这个采购平台上采购,医院不必一定要另觅采购平台;


三是允许医院联合采购,即医联体(也即法人联合体)采购;四是允许医院带量、带预算采购,不允许签订不带量的采购合同,不允许没有预算的“空手套白狼”。


但这句话没有明确:这种采购是执行还是不执行先前省级药品集中采购所确定的中标价,这就需要等待相关部门的实施细则作进一步的规定。

 

其实,这句话的关键三个词:联合、带量、带预算,恰恰是原先集中采购招投标所没有的内容。原先药品集中采购招投标是:主体不明确、投标价格和中标价格不带量、中标之后采购不落实。国办文件并没有说“联合带量定价、带预算采购”,恐怕就是因为定价是招投标已经做完了的事。国办文件对省级药品集中采购平台的态度是完善而不是推翻。

 

从法理上分析

 

政府有关机构主持的药品集中采购招投标,理应遵守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》。即使把这种采购视作为政府采购,那么,由于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采购法》第四条规定“政府采购工程进行招标投标的,适用招标投标法。”,也应该遵守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》。而法律对经过招投标确定的中标价,是依法予以保护的。


对法律的明确规定,国务院办公厅不可能视而不见,更不可能不做解释就随随便便地不予遵守。从这个角度讲,除非不搞招投标,只要药品招投标依然在进行,它所形成的中标价,就不应该被摒弃!

 

从道理上分析

 

赞成二次议价的观点,都着眼于“议价”而非“二次”:


一是认为医院是采购主体,被迫接受政府相关机构主持的集中采购招投标的中标价格,心有不甘;二是认为医院在采购过程中可以把实际采购价格再次降下来,为什么不让?三是议下来的差价,可以上缴财政,再以奖励或补偿的方式返还医院,既与回扣贿赂划清界限,也弥补了医院的经费不足,显示了医院议价的大公无私。

 

这些道理,笔者完全赞成、从不反对。因为这体现了议价的价值。问题是,这些道理是建立在推翻受法律保护的招投标中标价的基础之上的,法律基础一旦不存在,自然地动山摇,什么道理也不存在了。

 

法律是国家的意志,源于道理而高于道理。在立法过程中,自然要说理、辨理、以理服人、以理成法,但是,一旦形成了法律,法律就是最高的道理、最大的道理。非经法定程序,任何人不得以任何“道理”推翻、回避、曲解、无视法律规定。

 

那么,怎么样才能对二次议价留其精华、弃其糟粕呢?

 

议价是市场经济条件下价格确定的一种基本方式。买卖双方开始可以“漫天要价、就地还钱”,经过讨价还价,最终以双方都可以接受的价格成交。而药品招投标后特定的二次议价,是在政府招投标确定中标价后再就中标价进行议价,这就不同于一般的议价。

 

所以,事情坏就坏在“二次”上,药企的抱怨,医院的委屈,政府部门的不公、法律的无奈,都不是源于“议价”而是源于“二次”。

 

为了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,在药品价格的确定上,当然可以采用议价的方式,但必须与二次划清界限。


具体取消二次的办法有两种:

 

一是取消第二次。就是现在采用的省级药品集中采购办法,但招投标时组织医院以议价的方式确定中标价,并作为最终采购价。医院参与了,自然接受这个价格,也就不必二次议价。

 

二是取消第一次。省级药品集中采购中心退出药品招投标,重新确定招标主体,由医院或医联体自行招标,招标、投标双方按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》严格履行程序,确定一个与采购量挂钩的中标价,双方依此签订和履行合同。

 

我仔细推敲琢磨国办文件,觉得还是应该实施这样的议价,方为合法合理。



本文为原创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,否则视为侵权。投稿、线索等请添加微信saibailan;信息发布:13810647732(柏青),会议合作:13810604246(王谢堂燕)


仁和药业打造黄金单品的秘密!学不会就好好研究吧!

2016仁和最新黄金单品上市大获成功,行业政策高压、竞争激烈,他们是如何成功的?如何实现终端快速动销?怎样实现单品在药店热销、长销?


3月11-12日赛柏蓝在上海召开“赢在药店!黄金单品方法论—首次药店最成功20黄金单品标杆解密与落地超越研修班”。详情点击<<<<<  揭秘2016年零售端TOP20产品营销打法。咨询电话:400-1000-198、010-62982530




赛柏蓝100多万订阅用户,助力医药企业实现精准传播?

赛柏蓝系列微信平台汇聚100多万订阅用户,旗下拥有赛柏蓝、赛柏蓝器械、基层医师公社、药店经理人等新媒体平台,是药企竖品牌、建渠道、拓网络、找客户的不二之选!


加速精准招商:快速找到药、械代理商,最高5%转化,迅速搭建网络

引爆品牌宣传:5大公众号聚焦医药、器械、基层医师,品牌放大器

扩大活动效应:经销商或药店动员、公益或学术活动报道,全行业关注

加速招聘人才:加速企业招聘精英加盟,展示企业,提升营销团队实力

开发药企客户:帮助CRO、医学媒体、原料药等扩大品牌、开发客户


商务合作:13810647732

合作详情请点击此处查阅!

信息评论
热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