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3健康
> 健康

美女身体瘙痒难耐 神医用银针针灸疗法帮她治病

美女身体瘙痒难耐 神医用银针针灸疗法帮她治病

“我可以进来吗?”陆一航说话间不等苏浅浅回答就兀自进了门。

苏浅浅撇了撇嘴,说实话,对于陆一航她并没有什么好印象。

昨天在商场的时候,突然有个男人笑眯眯的凑到她耳边说她月经不调,每次来例假便小腹胀痛,虚汗不停,而且少寐多梦,急需治疗,否则会引发重症。

苏浅浅不多理会,转身就走。这人竟拿别人的隐私来说,简直流氓!无耻!

可是男人的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她宛若雷击。

“明日开始,你的病就会引发胸闷窒息,身体瘙痒,姑娘,这是病,得治!”

苏浅浅羞怒到要打电话报警,谁知对方竟一把夺过她的手机快速按了一串号码,并存了“陆一航”三个字,然后留下一句“若需急治请随时给我打电话”之后便一溜烟消失了。

“现在你是否感觉到我昨日说的症状?”陆一航的话音让苏浅浅从愣神中惊醒过来。

这家伙倒是不客气,进了门就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倒茶,自顾自悠然喝了起来。

苏浅浅脸色羞红,机械式的点头。

她来例假已经是第三天了,实际上之前还只是如往常一般小腹胀痛,但今早醒来突然胸部作痛,如要窒息一般难以忍受。除此之外,某处地方还有些令她难以启齿的症状。

“现在应该怎么办?你能帮我治好这个病吗?”苏浅浅一脸无奈,这个病折磨了她好几年,每当来例假的时候都极其痛苦,南湘市各大医院几乎去过了,却是检查不出究竟是什么毛病。

就在痛得难以忍受的时候,她忽然想到自己的症状竟然和陆一航昨天说的一般,再三犹豫下最终给他打了电话。

“除了这些症状之外,你是否还有其他不适?”陆一航问道。

苏浅浅摇了摇头,垂首轻语道:“正常的疼倒是可以忍受,只是……”话到这儿,她声音渐渐低到可闻,一张俏脸仿佛滴血玫瑰般绯红,“只是痒起来实在让人忍不住了……”

“这是毒素常年累积引发的并发症,我需要用针灸治疗法帮你把毒素排出体外。”陆一航沉思片刻,点了点头,“先脱衣服吧。”

“啊?脱衣服?这?真的要脱吗?”苏浅浅一阵羞怒,居然要自己脱衣服检查,这会不会太直接了。

“当然,不脱衣服我怎么给你扎针?”陆一航一本正经,“我是一名医生,在我面前你就是病人,我岂会侮辱自己的职业操守?”

“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苏浅浅神色尴尬,好一阵为难后,她把手放在自己的衣带上,要把裙子脱下。

“你……你干什么?”陆一航愣了。

咋,难道是自己太帅,让美女一见面就有了脱衣服的冲动?

“不是要脱衣服治疗吗?”苏浅浅也傻眼了。

“我的意思是你把外套脱掉,身着薄衣我好施针。”陆一航摇摇头,“要是你觉得我太帅,有某些方面的冲动,往后咱们可以慢慢发展。”

苏浅浅尴尬得恨不得要找个地洞钻进去,连忙回屋换衣服出来。

只见她一身低胸睡衣裙,胸前雪白的沟壑若隐若现,那对饱满的峰峦下不显一丝罩子痕迹,居然是真空上阵。

陆一航揉了揉有些发热的鼻子,强使自己镇定,打开那七八十年代的药箱子取出一排银针,在沿着苏浅浅几道穴位刺下。

《圣医经》七十二路银针刺穴,陆一航早已掌握到炉火纯青的地步,看似尖长的银针却不会给苏浅浅带来任何疼痛感,反而一番针灸之后她苍白的面色开始恢复红。

几分钟后,苏浅浅忽然感觉到下腹有异流排除,令她忍不住长长呼出一口气,全身毛孔舒张开来,仿佛到达云端一般的飘然舒畅之感。

“你得的是一种罕见的三阴综合症,由长期阴阳失调引起,想要彻底根治得按疗程治疗。”陆一航从苏浅浅身上收回银针,“以后每天我会按时来为你施针治疗,不过你要格外注意,治疗期间不能与男友同房。”

手指从那光滑平坦的小腹上掠过,陆一航不由感叹这女人真是天生的尤物,能让天下男人为她着迷。

“同房?我还没……”苏浅浅话到一半突然懊恼,自己为什么要跟他解释?

就在这时,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。

刚刚施完针,苏浅浅行动不便,陆一航只好代她开门。

一个西装革履,二十多岁的帅气青年站在门口,手里拿着一捧鲜花。看到陆一航,脸上灿烂的笑容顿时变成警惕:“你是谁?怎么会在浅浅家里?”

“你又是谁?”陆一航打量此人一会儿,见其一身富贵公子之气,眼底暗暗划过冰冷。

“我是他男朋友!”青年目光带着敌意。

“哦,男朋友啊,浅浅现在不方便,你等会儿再来吧。”陆一航说完就要把门关上。

“不方便?”青年一愣,怒火噌的一下蹿了起来,自己正牌男友的身份在这儿亮着呢,你丫的说我说不方便?

青年暴怒往里闯,却被陆一航挡在了前面。

“你他妈谁啊!老子要见浅浅!”青年脸色阴沉。

“我在给她扎针,有什么事,等我给她扎完了再说吧。”陆一航淡淡说道。

“识相的赶紧滚开,要不然老子对你不客气!”女友家里突然出现个陌生男人,口口声声说要给女友扎针,特么是个男人都忍受不了这个。

陆一航毫不让步,淡然笑道:“我对浅浅也没客气,这会儿正扎着呢。”

“你特么找死!”

青年彻底火了,暴怒之下,一拳冲着陆一航脸上打来,以他跆拳道九段的实力,挨上一拳肯定要在医院里躺上好几天。

“啪!”

拳头还没临近,突然间停滞了下来。

青年露出错愕,抬头只见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掌抵住了自己的拳头,紧接着便感觉到小腹剧痛。“砰!”

根本没有看清陆一航是怎么出手,青年的身体徒然飞起,哐当一声狠狠撞在楼梯转台的垃圾桶上,身上洒满了果皮碎屑。

青年脸上涌出难以置信,咆哮着再次挥拳向陆一航轰去。

陆一航摇摇头,抬脚一记弹腿,青年骤然吃痛,但身体却没有和刚才一般飞出去,而是被陆一航鬼魅般的抓住衣领,拳头轰到他左脸上。

青年似杀猪般惨叫,跆拳道九段竟被完虐。

“赵峰,赵大公子,感觉怎么样?”陆一航拍拍青年的脸,森然冷笑。

“你究竟是谁?”想不到对方竟认识自己,赵峰连忙挣扎要爬起来,却疼得直不起身,。

陆一航冷冷一笑,提着赵峰来到楼梯口慢慢松手,任由他滚下去摔得鼻青脸肿。

“我叫陆一航,回去告诉你老爹赵龙生,三年前他从我们陆家偷走的东西该还回来了,我这次来南湘市就是来讨债的。”

陆一航说完关门回房,继续从苏浅浅身上撤回银针。

苦恼了许久的病痛终于除去,苏浅浅本该高兴,却紧紧皱着眉头,脸上布满疑云,直到陆一航收好银针后才盯着他问道:“你到底是谁?”

虽然在屋子里行动不便,但方才她却是听到了陆一航对赵峰所说的话,赵峰再怎么说也是她男朋友,陆一航居然不明不白就把他胖揍一顿,还挑衅说在给自己扎针,明显是故意让赵峰难堪。

“我叫陆一航,是来为你治病的医生。”陆一航淡淡一笑,收拾好药箱后便要离开,“明天这个时候我会再来,只要你配合我治疗,不出半个月就能康复。”

“你为什么会认识赵峰?又为什么主动替我治病?”苏浅浅紧紧盯着陆一航,大眼睛里闪烁着警惕之色。

“你不用怀疑我给你治病的动机,而且有些事情原本就与你没关系,知道了反而对你没有好处。”

陆一航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,却让苏浅浅看得心神一颤,她感觉到了那笑容之下蕴含的冰冷,仿佛深夜里的狼,深藏着自己的獠牙,一旦露出便撕裂人心。

没有多给苏浅浅追问的机会,陆一航迅速回了家。

三个月前刚来到南湘市,陆一航就在附近租了一间不足八十平米的单身公寓暂时落脚。

刚把药箱放下,外面就响起了门铃。

把零乱的客厅收拾一番后,陆一航才把门打开。

门外站着一个女人,约莫双十的年纪,一身绿色碎花连衣裙,齐腰的黑发随意的披在脑后,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清纯活力的少女气息。

“这么久才开门,一定是背着我在家里藏着别的女人,我得检查检查!”没等陆一航开口,林梓欣便把他推开,在各个房间进行现场勘查。

“妹子别这样,让人误会了多不好。”陆一航一脸无奈,兀自整理书架上的医学书籍。

确定没有任何可疑行迹之后,林梓欣才昂起小脸哼哼道:“让人误会才好了呢,要不然你怎么能从了我?像我这么漂亮动人,美丽大方的女朋友哪里去找?要是你再不答应,我就只好霸王硬上弓了!”

女孩张牙舞爪,“凶威赫赫”。

对这古灵精怪的丫头,陆一航实在没辙,摇摇头道:“说吧,找我有什么事?如果还是为了让我去你们医院上班就免了吧。”

“我们医院是南湘市第一医院,你一去就是外科医师,这可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好事。”林梓欣给了陆一航一个白眼,院长都亲自请过了,他还是断然回绝,她不明白这家伙脑袋里究竟在想些什么。

陆一航从书架梯子走下来,捏了捏她的俏鼻,笑道:“我的性子你也知道,待在医院里受约束我会很不自在。”

“哼哼,说过多少次了,不许捏我鼻子!”林梓欣撇撇嘴,不满道:“要我不缠着你去医院上班也行,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,否则今天晚上我就把你灌醉,然后霸王硬上弓!”

看着小妖女磨拳霍霍,一副真的打算吃了自己的样子,陆一航不由一阵哆嗦。

关注:鬼才G小说 回复:神医 就可以看小说连载了

信息评论
热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