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房事不再是为了生理需要时...

时间:来源: 作者:
  

  婉娴的声音很清脆,有一种金属的质感,在电话里,经常地,说着说着,她就会笑起来,那种脆脆的笑声常常感染了电话线另一端的我,尽管我和她素未谋面。

  婉娴经常是谈她对我笔下的人物的看法,颇具见地。她很少谈到她自己。通了几次电话之后,有一天,她突然问我:“晓颦,你究竟有多大呢?我不知道对你讲我的故事,你能不能理解?”没待我作答,她又自顾自地说:“我想你会的,你采访了那么多的人……”

  一个烈日当空的正午,我们约好共进午餐。婉娴在电话中说:“咱俩先别说各自的特征,看看彼此能不能认出来,我相信缘。”说完,她又“咯咯”地笑了起来,那种金属质感的脆响撞击着我的耳膜。半个钟头之后,在约定地点,四目相碰时,我们几乎同时叫出了对方的名字。

 

  婉娴看起来要比她的实际年龄年轻,她保养得很好,皮肤白里透红,不笑的时候几乎看不到皱纹,身材也没有发福的迹象。她的两眼炯炯有神,描了细细的眼线,更加顾盼生辉。通俗一点说,她是那种有钱有闲又有几分姿色的女人。这是我见到她的第一眼时对她的角色定位。

  婉娴望着我笑吟吟地说:“很多人都说我的命真好,可是,他们哪里知道呢?”接着,她笑了起来,脆脆的,作为她的故事的序曲———

  说起来,我这辈子也真是顺,好像没有什么挫折,升学、工作、结婚、生子,一切都顺理成章。

  我生长在一个军人家庭,受父亲影响,我的性格豪爽、率直、乐观、开朗。我大学学的是法律,毕业后分配在内地某中级法院工作。我和老公是经人介绍认识的,他比我大5岁,其貌不扬。一开始,我并没有看上他,但是,他那股热情让我有点招架不住。那时候我住单位的单身宿舍,和他离得很远,每次他来看我,要走一个多钟头的路,一来,就帮我干这干那的,手脚十分勤快。一天,我来例假了,不小心弄脏了裤子,正换下来洗时,他进来了,见我正在洗衣服,一把就抢过来,动手搓起裤子来,把我羞得满脸通红,他却若无其事地说,没关系的。

  从那天起,我们之间的关系有所突破,我觉得,让他帮我洗了裤子,就好像让他窥见了我最隐秘的东西,男女之间,还有什么比这更亲密的呢?在他之前,我没有正式谈过恋爱,那个时候也没有现在这么开放,对性之类的东西讳莫如深,我想,既然都让他知道了我的“秘密”,那么我也就非他莫属了。后来,不知不觉地,两个人又真的有了那种事,我就更认定非嫁他不可了,几个月后,我们就结婚了。

  

  我们是到广州度蜜月的,因为婆婆住在广州。刚进门,婆婆就把我叫到她房间里,拉住我的手说:“小娴啊,从现在起,我就把儿子交给你了,你可要好好照顾他啊,年轻人,千万不要贪玩,男女之事可是最伤身子的啊。”我听出了婆婆的弦外之音,心里很不好受的。其实,我老公的性欲望并不是很强,虽然我们新婚燕尔,按理说应该如火如荼,但说起来没人相信,我们一星期也难得有一次。听婆婆这么说,我觉得挺委屈的,就忍不住说:“妈,你放心,你儿子不行的,我们一星期也难得有一次。”婆婆一听,又急了,忙买来一大堆补药,这个参那个参的,天天给她儿子炖汤喝。

  结婚一年后,我生下了儿子,我老公也调到广东工作了。这段时间,我一个人拉扯着孩子,老公不在身边,什么事都得我一个人去应付,挺辛苦的。好不容易等到一年后,老公要回来探亲,顺便也办理我的调动手续,我高兴坏了。盼星星、盼月亮,好不容易才把老公盼回来,我期待的是那种“久别胜新婚”的感觉。可是,事实让我大大地失望了!那天傍晚回到家,吃饭、收拾停当之后,我想坐下来跟老公谈谈话,分别一年,我积了满肚子的话想对他说,也希望他同我讲讲他那边的事。但是,我老公一直一声不吭,我问三句,他答一句,我对他说了一大堆的话,他却一点也没反应,这下我来气了,朝他大吼:“你究竟怎么回事啊?我还不如嫁给一块木头呢!”他听了也不生气,若无其事地说:“我就是这样的,说不来,这是我的性格。”我听了更是火冒三丈:“好啊!你跟你的性格过日子去吧!” 说完,我跑进房间,赌气再也不跟他说话了,他倒没事,躺上床,没一会儿就鼾声大作,只可怜我辗转反侧,一夜无眠,独自饮泣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夹关于163健康网广告服务联系方式
版权所有 Copyright@ 163健康网
www.163jiankang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