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友逼婚我退缩了 他找了个离婚女人

时间:来源:未知 作者:wff
   倾诉人:橙橙 女 24岁 在校大学生

  记录人:本报记者 陈琳

  时间:2009年6月15日

  方式:电话采访

  婚礼的祝福

  4月24日,是李农大婚的日子。

  一整个上午,我都心神不宁的,是释然还是隐痛,是心安还是怨恨,我不知道,最后,我还是拿起了手机。毕竟是3年的感情了,就算走不到一起,祝福还是要送到的。“是我。恭喜你!娶媳妇的感觉如何?”我勉强挤出点微笑来,故意把声调拉得很高。“很好啊。幸福得合不拢嘴。”听得出来李农是在说反话,故意气我。“别骗我了!为了结婚而结婚,亏你做得出来,有本事下半辈子你都不要在我面前流一滴眼泪!”……

  没说完,李农就挂断了。

  事后,我从他的妹妹口中得到了证实,他的确是在假装开心,整场婚礼下来,脸上没露过一丝笑容,每天回家前最痛苦的任务,就是先把自己灌个酩酊大醉,然后倒头睡下。这么做是因为他不想碰那个新娘,他的心从始至终都留在我这里。可是想反悔已经来不及了,两个月以前,明明有一次绝佳的结合机会摆在我们面前,而我放弃了。

  正如李农所说,我亲手将他送作人夫,没有资格再去追究对错,质问谁是谁非。

  葱茏的岁月

  2006年夏天,在广西南宁一所大学里,一群女孩子纷纷议论着前夜的“捉贼英雄”,听说那个英勇的门卫三两下把可恶的贼打得落花流水,我不禁瞠目结舌。那时,我刚走出高考考场,即将成为一名准大学生,对于大学校园里发生的林林总总都备感新奇,尤其还是像这般武功厉害的风云人物。

  他就是李农,曾是武警战士,一整个暑假,我们成了好哥儿们,他时不时还会教上我几招防狼术。

  9月,我拿到了录取通知书,李农二话不说请了假,千里迢迢背着被褥行李,坚持送我到武汉的学校来报到。排队缴学费,安顿宿舍,打点好一切的一切,他才离开,临走前撂下了一句话:“希望你做我的女朋友。”

  不久是中秋节,他寄了一盒月饼过来,叫我别太思乡。武汉的圣诞节冷得出奇,他又坐火车送来了衣物,送来了南宁的温暖。记得平安夜江滩的风很大,他走在前面,我走在后面,可我始终没敢迈上前一步,抱住他的后背。因为他的老家在巴马,那个地方经济落后,代表着贫穷和疾苦,像我这种出生于生意人之家的独女,几乎不太可能下嫁给他。“我还在读书,一读就是四年,毕业以后也未必能回去工作,如果以后不在一起,你不要怪我。”本想拒绝他,可说着说着就变成了暂时同意,李农高兴得跳起来,露出了孩子般满足的笑。

  不确定的心

  我们用电话谈了三年恋爱,转眼就到了2008年底,李农度过了31岁生日。

  春节前,他郑重邀请我去巴马家乡过年,我找上一大堆理由推掉了,接着,我又拒绝已经在我家附近徘徊的他登门造访。爸爸说了,我至少得嫁给一个大学毕业生,而不是一个穷保安。当时,被拒之门外的李农表情复杂,失落,恍惚,似乎有话要说,微张了一下嘴,随即沉默。总之我无法解读。

  元宵节当天,我想缓和一下气氛,谁知他已踏上了回家乡的路途。“回去做什么?”我问。“去相亲!随便找个人结婚算了,反正你也不愿意嫁给我。”他说。我这才了解了他心里的苦衷,原来自打踏入三十岁的行列后,家里人就一直张罗给他相亲,村里的女孩子很少,有的话也不会嫁进他们家,点头的只有一个离过婚的当地女人,前夫跟外遇好了,还有一个很小的孩子,刚刚学会走路。

  这回他当真,我就急了,以放弃学业和父母抗争,最后他们拗不过我,承诺不再干涉我的婚恋自由,一切由我自己做决定。过关成功后,李农自然是格外兴奋,不停追问婚期,可他越是追问,我越是退缩,一个在校生堂而皇之步入婚姻,到底是爱情的坟墓,还是生活的坟墓?回南宁,跟着他,有未来吗?说白了,其实我是过不了自己这道关。一直以来,忽冷忽热,若即若离,欲分不分,都是我对待李农的态度。“我恨你。”这是他决定结婚前对我说的最后三个字,充满了绝望,愤怒。再后来,听说他到广东打工去了,原因是他被逼着赶紧传宗接代,可他至今都没碰过那个女人。是我害了他,而我除了说声对不起,什么也不能做,我下不了决心把自己的一生托付给他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夹关于163健康网广告服务联系方式
版权所有 Copyright@ 163健康网
www.163jiankang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