贤惠老婆嫌弃我农村爸妈

时间:来源:163JianKang 作者:Wang
  

  采访:安冬

  采访对象:詹幼军,35岁,公司高级职员。从贫困乡村走出来的詹幼军通过自己的努力如愿考上了大学,毕业后在女朋友家人的帮助下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,并且成立了幸福的家庭。但是,爱情排斥亲情,詹幼军的妻子不接受他的家庭。这让一直采取妥协态度的詹幼军对自己的家人充满了负罪感。

  安冬手记:

  站在谁的角度,说出的观点肯定都不一样。换位思考这句话说出来容易,做起来就难了,所以世间总会有这样那样的矛盾。

  詹幼军说他的妻子如果对他父母好一些,这个家庭就圆满了,但是哪有那么多圆满的事情呢?有时我跟周围朋友说,千万别羡慕那些外表风光的人,只是他们的苦别人不知道罢了。每一条路都有艰辛,这是不言而喻的。

  其实我们的生活往往是一个妥协的过程。也许这样,我们活得会稍微简单、轻松一些。

 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最近半年来经常梦见我父母,而且都是不好的那种梦。醒来后就再也睡不着,心里难受,也恨自己。

  想起上大学以前我跟父母承诺过:爸妈,等我以后赚了钱,一定好好孝顺你们。我父亲很难得地咧嘴笑了,他脸上的皱纹很深,常年的地里劳作让他看起来比40岁的实际年龄要老很多。母亲哭得很幸福,她低头给我缝被子,一边缝一边抹着眼泪。我跟母亲说大学是公寓式管理,有被子,不用带,但母亲还要给我做一条,她怕我冬天冷。母亲一辈子没出过远门,她只知道天津是个大城市,但不知道天气如何,她以为跟我们东北老家一样,冬季冰寒刺骨。

  我走的那天,父母让我姐姐把我送到镇上的汽车站。父母不是不想送我,而是为了省钱。因为我上大学,家里欠了不少外债。

  我姐姐……要说起来,我对不起的不仅是我父母,还有我姐姐。她比我大3岁,我上初中时她已经上高中了,后来不久她就辍学外出打工。姐姐的学习一直很好,她这么做,当然是为了减轻父母负担,同时供我上学。

  我姐送我时,从怀里掏出50元钱塞到我手里,说是她攒下的零花钱。50元在那个年头不是小数目啊!我想这些钱她一定攒了很久。她是为了在我上大学前见我一面才从外地赶回来的。我记得那天我姐趴在车窗外踮着脚跟我叮嘱这叮嘱那的,眼里还带着泪。她瘦小的身体在风中显得特别单薄。

  大学四年,我只回了两次家。我要省下路费,同时利用假期打工赚钱,免得父母再为我的学费操心。

  虽然我并不为自己的贫困出身而有什么抱怨,但在现实中我明白,贫困有时会让人绝望。我的第一次恋爱就因为“贫困”而失败。

  大二那年,我跟一个女孩子好上了。这个女孩子,是从南方的一个小村镇考来的,皮肤白皙,性格温婉。我们是同系不同班的同学,大一时就认识,见面也点头打招呼。大二时系里要举办中秋晚会,有个交际舞表演,我和她组成了一对儿搭档。


  练习中,我们俩慢慢熟悉起来,彼此也有了好感。后来我们经常在一起上晚自习、聊天。女孩儿的家境也不好,不过在我们那个年龄,总以为这些都不是问题,只要两个人感情好,其他的,都能通过奋斗去解决。

  但是我们的关系并没有维持多久。大二下半学期,有一天晚上,宿舍都要熄灯了,突然听到她在楼下喊我。我刚下楼,她一头扑进我怀里哭起来。我慌了,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情。她抽泣着告诉我,说她接到了家里的来信,妹妹病了,病得很重,家里没钱给妹妹治病。

  那一晚上,我一直陪她坐在校园里。天气很凉,她靠在我身上,一会儿哭一会儿叹息。你不知道,那一声声叹息有多沉重,仿佛把青春都叹老了。我嘴里说着“总会有办法的”,但心里比深秋的风还要凄凉。

  爱情变得沉重起来,沉重得慢慢拉开了我们的距离。直到那年的寒假后,她没有再出现。据说,她去南方打工了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夹关于163健康网广告服务联系方式
版权所有 Copyright@ 163健康网
www.163jiankang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