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感口述:外遇老公劝我多交异性朋友

时间:来源:未知 作者:163健康网
  

  爱情,原是生命中的一个过客

  在我的生命中,也曾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爱。那是少女时代一场虚无缥缈的梦,如今一切都已烟消云散,而我要面对的却是冷若冰霜的现实。

  21岁那年,家里给我介绍了本村的小伙子成昆。按照农村的习俗,见了一面后,我们就确定下了关系。不久,我就到徐州打工,了服装店的营业员。

 

  一个偶然的机会,我听老乡说,和我们一个村的岩刚也在徐州,他大学刚毕业,分配在某公司工作。在我们村里的年轻人中,岩刚是出类拔萃的一个,他不但长得帅,而且成绩优异,几年前考上了省城的一所大学的美术专业,惹得村里不少女孩为他神魂颠倒,情梦暗织。我对他也有好感,只是自觉配不上他。在家时他给我留过电话号码,那一天,神差鬼使的我打了过去,没想到从此拉开了初恋的序幕。

  见了面后,我才知道岩刚对我也早已心存好感。相遇在这座陌生的城市,我们的心里都感到异常温暖。没想到我们的接触遭到了家里的反对,我父母以他家庭经济条件不好,又有肝病遗传史为由,阻止我和他交往。可是在我心中,爱情比天大,只要他人好,爱我就胜过一切。岩刚对我那么体贴入微,和他在一起,再苦我也心甘。

  父母苦苦劝我,甚至在我面前下跪。我一心想退婚,准备把成昆送的几千元彩礼退还给他。可是当我把这些告诉岩刚时,他却十分无奈,大学刚毕业,他苦于拿不出这么多钱。面对成昆家人的催婚和我父母的压力,我只好心一横,答应了成昆的婚事,与岩刚痛断情丝。

  那时成昆还在杭州打工,仅仅只见过几次面,毫无感情可谈,最终我们还是走上了婚姻的红地毯。2000年,家里给我们办了婚事。

  学会忍让,同时也学会了独立

  虽然没有爱情,但一向传统本分的我明白,婚姻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。我极力让自己忘却岩刚,尝试着去接受另一个陌生的男人。

  和岩刚相比,成昆没有他的那份细心,也不懂浪漫,但他人很实在。在外面邻居给他两个糖糕,他都会不声不响拿回来给我吃。只是他心粗,尤其不懂女人的心,结婚几年一句好话都没说过,连拉拉手都不会,更没有甜言蜜语。虽然这让我心里不舒服,但我仍告诫自己,人和人不一样,爱的方式不相同,要学会接受,学会宽容。

  在这座城市里,老公就是我最亲近的人。晚上回家我多么想和他说说心里话,谈谈在外面的感受,可他总是看完电视倒头就睡,全然不顾我的感受。寂寞的时候,我常常会跑到阳台上看月亮,不由自主地又会想起和岩刚在一起的甜蜜时光。想起我们月下的缠绵,我们的初恋初吻……这时,一种深深的失落就会和着夜风一起袭来,泪水也在静夜里恣意流淌。

  日子总是要过,擦干了眼泪,我还是若无其事地回到成昆身旁,重复着那一个个枯燥乏味的日子。婚后第三年,我们有了女儿,生活也开始捉襟见肘,最困难的时候,甚至连一包洗衣粉都买不起。我们的生活仅靠种地的收入,我学会了种番茄、栽培蘑菇,让成昆拿到集上买,他却不肯去,怕遇到同学熟人,让人笑话。我只好自己登上三轮车,拿到集上卖。

  穷则思变,村里人都外出打工,成昆却不愿出去,我也只好由着他。他的脾气也变得暴躁了,有时候修摩托车修不好,他会气得用锤将车砸倒。“嫁鸡随鸡”,我只好用忍让来换取家的安宁,结婚几年我从没同他吵过。

  2003年,女儿一岁了,成昆跟人到东北打工,我也把孩子交给婆婆,到市内打工。没有多少文化,又没有什么技术,我在酒店做了服务员,凭着吃苦耐劳的精神,我的工资拿得比别人高。我用自己赚的钱给成昆买了手机,添了新衣服,盼着他回来,学个一技之长,有个稳定的收入,好让我过安定的生活。

  成昆学会开车后,就到苏州打工。可是他干什么总是没长,频繁跳槽。过厌了长期两地分居的日子,我去苏州找他,可他嫌老板太刻薄,又不愿干了。我劝他换了工作,自己到酒店打工。

  成昆的哥哥在杭州,听说那儿收入高,我便去投奔他哥哥,想等自己稳定后再让成昆过来。

  这些年为了生活走南闯北,我们是聚少散多如牛郎织女。村里的不少小姐妹都是成双成对地外出打工,我羡慕那种生活,不管多么艰难,只要两人在一起相依相靠,漂泊在哪里,哪里就是温馨的家。别人问我:“你老公怎么不和你一起?”我只能报以苦笑:“我老公相信我!”女友说:“他肯定外面有人,不然不会这样!”

  在我的一再要求下,成昆也到杭州来了。可是干了不到两个月,他又闹着要回去。我再三挽留还是无济于事,看来我是注定要一个人在异乡漂泊,我不知道自己在他心中还有没有地位,毕竟爱是不可强求的。

  那段时期我在KTV做事。在那个鱼龙混杂,灯红酒绿的地方,每天我穿着性感的衣服,打扮得花枝招展,晚上喝得醉醺醺地回来。为了多拿提成,我拼了命地喝。作为老公,我想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。然而,成昆对此却毫无反应,甚至从不过问我在酒吧里接触多少男人。他的这种态度让我百思不解,难道这是出于信任?

  这么多年我早已习惯了他的冷漠、他的沉闷,但我还是常会感到阵阵彻骨的心寒。有次我到他单位推自行车,车子挤在里面出不来,任凭我费尽力气生拉硬拽,他在旁边看着都不伸手帮我。每天晚上,我喝得满身酒气地归来,还经常吐,他连杯水都没给我倒过,一句安慰的话也没有,还说:“我喝那么多都没事,你也没事!”

  我不奢望他的怜香惜玉,只是作为一个女人,在那样的环境里忍辱负重,回到家得不到一点温暖,哪怕趴到他的肩上痛痛快快哭一场,我的心都会畅快一些。

  成昆不顾我的阻拦,执意要离开杭州。他走后,我仿佛被遗弃一般孤独无助,晚上我神思恍惚地走进酒吧,早上带一身疲倦回家,整整一个月,我如夜猫子一般蛰伏在酒吧的角落里,连阳光都见不到。遭人欺辱了,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,我想孩子,想父母,想家,干这种工作又不敢跟家人说,我是多么盼望成昆能说句大话:“别干了,回家吧,我养你!”可是他连一句话都没有。

  后来,还是婆婆打来电话,要我回家割麦子。我才终于有了回家的理由!

  把交异性朋友,当做一种乐趣

  回到家后,在几个月的共同生活中,我真正认识了成昆。好友告诉我,他和一个叫莉莉的女同学往来密切。那女人是他的初恋情人,以前曾被人包养过。我也发现过他们之间的短信,只是觉得内容很无聊,也没多过问。一次我们请朋友吃饭,莉莉在外面酒喝多了,打电话叫成昆去接她。

  当着我的面成昆不方便,便把仁兄弟拉到卫生间,让他帮着去接。过后,我问他仁兄弟去哪了?他说去接莉莉了,还煞有介事地告诉我:“他们两人有一腿!”我问他:“那为什么打你的手机?”他信口答道:“仁兄弟经常换手机,她只好打我的!”我竟然就信以为真了。

  饭后,我们一起去妹妹家,可路上莉莉又打来电话。我立刻警觉了:“她为什么还打你手机?”成昆再三解释,仍不能自圆其说。女人的敏感让我开始注意成昆,尽管莉莉经常换电话号码,但我还是能查出。我的精神几欲崩溃:原来成昆不是对我放心,而是根本就不在乎我!一种无以复加的疼痛,在我的五脏六腑弥漫开来。

  有一天,我还在他的手机上看到一条莉莉发来的,是一条暧昧至极的短信,我看了顿时浑身颤抖。我的心冷了,跑到民政局离婚,等了他一天不见他来。亲朋好友都劝我,公公也来劝,我的心才渐渐平静下来。

  成昆的背叛在我的心里砌上了一堵墙,他不知羞耻地说:“和异性交往是一种乐趣,你真是老土!”他还说:“你也应该学着和异性交往,像咱村的某某!”我没有好气:“我这就去找!”他却说:“应该找,别老土!”我真想立刻找一个来气他,可转念又想,在杭州时那样他都无动于衷,我干什么不还是徒劳!

  结婚9年,除了做爱,我几乎就感受不到他的爱!这种貌合神离的婚姻,对我是一种折磨,一种摧残。寂寞中我学会了抽烟,也习惯了在夜深人静时点燃一支烟,在明明灭灭中把无尽的感伤化为灰烬,那夜,我一连抽了七根烟。
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夹关于163健康网广告服务联系方式
    版权所有 Copyright@ 163健康网
    www.163jiankang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