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被性骚扰的女人真可悲

时间:来源:东方网 作者:MC
  

  我所在的写字楼数十家公司的上千名员工里,张MM算是个名人。张MM的“名言”--“哎呀,我怕被性骚扰”广为流传,以至于写字楼熟人碰面都会模仿张MM的语言和腔调互为调侃一下。

  “哎呀,我今天人不舒服”,“哎呀,我今天迟到被老板抓住了”,然后大家就心领神会狂笑一阵。原来,每次上下班高峰时乘电梯,张MM总不肯和大家挤电梯,说:“哎呀,我怕被性骚扰。”好像整个写字楼的男人个个都是变态狂人一样。

  谁知道,张MM终于被人“收拾了”,从那以后就再也没听到她的“名言”了。一次,张MM故伎重演,可电梯里一位操东北口音的陌生面孔的男人不高兴了,这个东北口音男人一定是对号入座了。他说:“啥叫性骚扰?懂么?别以为自己是个女的,满世界的男人都对你感兴趣。告诉你,女人被性骚扰是的一种幸福,没有才可悲!那些丑不拉讥的女人没有那个男人感兴趣!”“轰--”电梯里爆发出热烈的狂笑。

  于是,关于“没有被性骚扰的女人是可悲的”这个话题就在办公室里展开激烈的辩论。最可笑的是办公室的一位近40岁的女同事,像话剧表演一样慷慨陈词,“性骚扰这是男人对女性的歧视,将女人置于男人观赏和把玩的地位……”

  可是,就是这位近40岁的女同事,其生活风格是最拉风的。低胸、吊带、低腰裤、黑色网点连裤袜……说话嗲声嗲气,特别热衷黄色笑话,从不忌讳夫妻的床第之事,有时候还在办公室公然地宣扬,昨晚老公又调皮了整一夜云云。其实,她就是在性骚扰着我们的视听感受。

  这是一个洋溢着“性骚扰“的时代,就从我身边的周遭来看,性骚扰就像空气一样,一群群的狗男女肆无忌惮在一起讲黄段子,明目张胆地打情骂俏,那些伸向年轻漂亮女孩背部、胸部和臀部的咸猪手,让人感觉这些男人和女人们的眼睛都是暧昧的充满欲望的。那天我在公车上,竟听一男孩打电话说他被谁谁骚扰了,言语不无得意……

  因此,我们就很能理解这位近40岁的女同事的做派了,尽管她蹲下身子可以看到底裤,尽管她埋下头来可瞧见她肥硕的胸部,尽管她和你说话几乎脸对脸,喷你一脸唾沫,但没有哪个男人会对这样一位皮肤松弛,人老珠黄的女人有半点兴趣。

  搭搭香肩、摸摸小手、亲亲粉脸之类都是许多实施性骚扰的男人规定动作,但你想想,所谓的香肩、小手、粉脸一定都是形容年轻貌美女子的词语,当一个女人在男人面前已经失去性别,男人哪里还会对你有骚扰之兴,因此,被性骚扰的女人是幸福的,没有被性骚扰的女人才是可悲的。

  你不信看看,那些常常受到男人骚扰的女人一边嗔怪地埋怨你讨厌,一边双颊绯红一副陶醉样。一次同事聚会,漂亮而多情的A女子得到众男人众星捧月般宠爱,A女人左右逢缘,一惊一咋。正在大家兴致高涨时,同桌的B女人“倏”地站起来,将一杯啤酒泼向坐在A女子身边的一位男同事,说:“你们肉麻不肉麻,欺负咱们女同胞也过份了!”刹时,聚会热烈的气氛跌入冰点。

  事后,大家得出一个结论,说那B女子不是恼怒于大家对A女人的性骚扰,而是不满于整桌的男人对她视而不见。可是,B女子,你难道不知道?男人会注意像你这样一个要胸没胸,要脸没脸,稀疏头发,肥胖肚腩大嫂一样女人吗?性骚扰对你来说简直是奢望。

  不过,我倒以为性骚扰和性侵犯是五十步与一百步的问题。但这五十步很关键,境界与手段高的,相互娱乐甚至娱乐大众的叫骚扰,并且,骚扰一定要“公然”,要敢于光天化日下作为,如贾宝玉般怜惜理解女人,纵然四处蹭胭脂膏吃那叫风流;而萎琐、想占人便宜则叫侵犯。李敖有副对联“清者阅之以成圣,浊者见之以为淫”是谓境界之不同也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夹关于163健康网广告服务联系方式
版权所有 Copyright@ 163健康网
www.163jiankang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