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艾滋病的手里抢回自己命运的人|故事

时间:来源:未知 作者:163健康网
  

   曾有多少人视其为洪水猛兽一般的存在,唯恐避之不及.

  直到20年前,1996年的那个夏天,在加拿大温哥华举行的第11届国际艾滋病研讨会上,美籍华裔科学家何大一提出了针对艾滋病毒的HARRT疗法(高效抗逆转录病毒治疗,俗称鸡尾酒疗法)

  HARRT疗法通过多种抗病毒药物的联合使用,将达到抑制HIV病毒、阻断其传染的目的。 这种疗法的问世,成了划时代的革命创举,艾滋病不再是一个掐着倒数计时必死的绝症,而变得可以用药物控制,极大的延长生命周期,为无数艾滋患者带来了生的希望。

  鸡尾酒疗法正式推广开来后,当年无数的艾滋病患者,绝处逢生。

  最近,国外媒体采访了三个当年的艾滋病患者,讲述了他们被这样的疗法所拯救,得以“重生” 的故事....

  第一位主人公,名叫Edwin J. Bernard

  Bernard出生于英格兰布莱克浦市的一个犹太家庭。

  1988年时,25岁的他接到了来自医生的坏消息

  “你已感染HIV病毒,无法治疗”

  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,艾滋病是罪恶的象征,是人们不愿谈及的禁忌,除了病症的折磨,患者更大的压力往往来自舆论与家人。

  英国首部肥皂剧《East Lander》中,一段与艾滋患者有关的剧情曾出现这样的画面:

  “艾滋人渣”

  报纸将艾滋称为“同性恋瘟疫”

  天主教领袖则认为“艾滋是上帝对同性恋的惩罚”

  总之,在当时,艾滋病成了几乎不可饶恕的“罪名”。

  一旦感染,患者或被从长辈的遗嘱除名,或被赶出家门,跟亲人断绝关系

  走投无路的患者们,有些选择了自杀,有些则在冲动之下,将家里的房子付之一炬。

  Bernard的情况也没好到哪里去

  “得到消息的那个感觉,就像一下子从世界抽离了出去,但又沉重无比,我一边机械性地否认着现实,不相信自己得了艾滋。 另一边,满脑子却只有一个想法:’我要死了’、’我要死了’……”

  几年后,又一位医生告诉Bernard他大概只剩6个月生命,建议他向政府申请残障补贴。

  Bernard拒绝了

  “我当时还没有特别严重的症状,所以不太相信医生的说法

  他可能只是想帮我申请补贴,从而过得轻松一些吧”

  Bernard不愿就此苟活下去,他还有未完的梦想:

  成为一名记者,以及找到一个能陪他到生命终结的男朋友。

  怀揣着希望,Bernard于1992年来到了美国,在好莱坞找到了一份记者的工作。

  新生活的开头总是美好的,为工作四处奔走,采访各种电影明星,Bernard似乎找回了一点生活的热情,然而他的另一个梦想,却久久不能实现:

  “我很怕传染给别人,不知道如何跟人交往”

  更糟的是,Bernard的身体在此时开始恶化:视线模糊,全身疼痛……

  服用无数抗病毒药物以后,Bernard体内产生了对药物的抗体。

  一切,似乎将重回黑暗……

  1995年,Bernard邂逅并爱上了一个名叫Peter的加拿大人,跟着他一起搬去了温哥华,这也是他人生中,至关重要的大转折。

  因为那一年,第11届国际艾滋病研讨会在温哥华召开,

  Bernard利用自己曾经的记者证偷偷混进会场,听到了令整个世界为之一振的消息。

  “新药物与新疗法出现,艾滋患者的病情将有望得到控制”

  然而Bernard并没有很高兴,

  “对于其他患者来说,这真是个天大的好事

  但我已经对很多药有抗体了,所以这疗法对我大概没用吧”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夹关于163健康网广告服务联系方式
版权所有 Copyright@ 163健康网
www.163jiankang.com All Rights Reserved